牛樟芝

Email 列印

森林的紅寶石,健康的守護神 - 牛樟芝

牛樟芝對人體有相當程度的幫助,可以協助人體排除病毒,與增加抗體,但都是止於300年來的民間經驗累積。在1986年,由台北醫學院蘇慶華教授的實驗確認牛樟芝的民間效果。 後於1996年與癌症基金會執行長賴基銘醫師共同給牛樟芝正名,與靈芝完全不同種,並肯定牛樟芝對不正常細胞的抑制效果,但仍建議與西醫之療程配合,由CAMP(輔助療法)雙項運作,可有效達成人體保健的功能。並由實驗中確認牛樟芝中之三萜類可有效逆轉癌細胞為正常細胞。

牛樟芝自古以來,即被中國人視為最吉祥珍貴的滋補品,醫藥寶鑑『神農本草經』把樟芝列為上上之藥。所謂「上藥」,就是最高貴的藥物,完全沒有副作用,長期食用能改善體質,增進人體天然治癒力,令人益壽延年,青春永駐。

陳啟禎 博士 南台科技大學生物科技系所教授 兼生物科技研究中心主任

一、牛樟芝簡介
牛樟芝(Antrodia Camphorata)民間的稱呼尚有樟芝、樟菇、樟菰、樟內菇、牛樟菇、紅樟等等,是台灣特有種的菇類,截至目前為止,世界上僅發現於台灣,是故堪稱為世界的珍寶。分佈於台灣山區海拔450~1500公尺間之牛樟樹樹幹腐朽之心材內壁,或枯死倒伏之牛樟木材陰暗潮濕之表面,為一種木材腐朽真菌,只生長在台灣本土的老齡牛樟樹上,不會生長在一般的樟樹、白樟、冇樟、陰陽木等類似的樹種。子實體於牛樟樹幹的中空內部長出,亦有自倒伏牛樟樹枯木底部長出者,有強烈的牛樟香味,氣芳香、味辛苦,新鮮子實體含於口中久之則令舌尖有辛麻之感,乾品含於口中久之則為辛苦之感。

二、牛樟芝的療效
對於牛樟芝的療效,早期的傳說是原住民特有的飲酒文化之故,因喝酒過多導致肝病變的比率居高不下,但在喝過牛樟芝的烹煮液之後,肝病竟可不藥而癒、強身健體,解酒效力更是一流,因此原住民將牛樟芝奉為上品,成為原住民的傳統珍貴藥材。民間流傳的功效有祛風行氣、化瘀活血、溫中消積、解毒消腫、鎮靜止痛、抗菌、抗病毒及抗腫瘤之效。治胃脘疼痛、腹瀉嘔吐、食物中毒、毒菇中毒、糖尿病、腎臟炎、尿蛋白過高、尿毒症、肝硬化、肝癌、流行性感冒、中暑、暈車等。
(資料來源:邱年永、張光雄著,台灣原色藥用植物圖鑑(6),南天書局出版社出版)

三、牛樟芝成份的科學研究
根據國內外研究報告及相關文獻指出,食藥用菇類最吸引人的地方在其最有機能性成分,如多醣類、類三萜化合物、腺苷、鍺化合物與有機硒,因此具有抗癌、降血壓、降血糖、抑制膽固醇、免疫等療效。

目前有關牛樟芝的研究主題大多集中於三萜類的化學成分分析和結構式的建立等相關研究。例如1995年Cherng等人發現牛樟芝子實體萃取物中含有3種以ergostane為骨架之新三萜類化合物,分別是antcin A、antcin C,其中antcin A 藥理研究證實,具有抑制老鼠血癌(P-388 murine leukemia)細胞毒素的活性,及anticin B具有抗副交感神經作用(anticin B具有抗副交感神經作用(antcholinergic)及抗血清素(antiserotonin)活性。1995Chiang等人亦從子實體萃取物中找到3種新的三萜類化合物,分別是antrocin、 4,7-dimethoxy-d-methyl-1,3-benzodioxole和2,2’,5,5’-tetramethoxy-3,4,3,4’-bi-methyl-enedioxy-6,6’-dimethylbiphenyl。到了1996年,Cherng等人再度發現牛樟芝子實體中含有4種新的三萜類化合物,分別是antcin E、antcin F、methyl antcinate G和methyl antcinate H。同年,Yang等人也發現兩種以ergostane為骨架的新化合物,分別是zhankuic acid D和zhankuic acid E,以及發現3種以lanostane為骨架的新化合物,其中分別是15α-acetyl-dehydro-sulphurenic acid、dehydroeburicoic acid和dehydro-sulphurenic acid。從以上前人研究結果得知牛樟芝確實含有獨特的三萜類化合物,具有抗癌細胞生長能力、活化神經細胞生長能力等潛力。

雖然民間未經科學化證實,但食用牛樟芝後之疾病症狀明顯改善的諸多口碑傳聞,遂令民間大量野生採擷,再加上其唯一寄主台灣牛樟樹為保育類植物,少數不肖民眾不惜犯法,將幾十年及幾百年的保育類牛樟樹砍伐,此種殺雞取卵的作法嚴重破壞珍貴的森林資源。加強保育觀念一向是政府及少數民間團體努力不懈的工作,執行各項森林保護法令也是執法單位不遺餘力的重點,然而如何利用人為的成功培養方式,提供足夠的貨源與降低單價,則是避免不肖業者不斷濫砍牛樟樹及採擷野生牛樟芝的一個重要的捷徑。

四、牛樟芝的開發利用
菇類的開發利用主要分為兩個階段,如果可以人工栽培出菇者,則以固體培養為優先考慮對象,例如大多數目前市面上的各類食用菇及靈芝等等;如果無法人工栽培出菇,或者出菇困難者,則利用液體培養的方式,進行菇類菌種的發酵量產,唯其菌種生長過程的代謝途徑,深層發酵仍與固體培養的結果有相當大的差距。

五、牛樟芝是台灣國寶
近年來,由於牛樟芝的單價非常高,目前即使最劣品的新鮮菇體,一台斤也要至少四萬元台幣以上,如果是多年生的子實體,則高達數十萬元,甚至百萬元。也因為如此,諸多食品業及製藥業莫不積極投入開發研究及利用菌種生產,包括固體栽培與液體發酵技術等,而政府也透過計畫經費補助鼓勵學術及研究單位展開上中下游的各項基礎、生理、生化及醫學研究。

牛樟芝是台灣的國寶級菇類,雖然要徹底研究出其完整的成分及療效,仍有一段時間,但基於許多民眾食用之後,證實確有程度上的功效,故仍值得產官學界繼續攜手合作,一起努力揭開牛樟芝的科學化數據,造福人群。

六、牛樟芝菌種特性
牛樟芝的藥效在民間已被宣傳的出神入化,而且目前已有諸多的學術研究成果證實具有強烈的功效,

牛樟芝為台灣特有種,他的唯一寄主是牛樟,也是牛樟樹上唯一有記錄的大型腐朽真菌,可引起牛樟樹心材腐朽。牛樟樹是台灣特有種且其自然界的族群零星稀少,再加上有盜伐的壓力,因此依附其寄主而生存的牛樟芝所面臨的生存壓力很悲觀。同時牛樟芝的價格節節升高,採集者更是有增無減,但一來是違法盜伐,二來觸犯保育法,三者大量被盜採,逐年野生牛樟芝子實體量少已如洛陽紙貴般搶手且價格不斷高漲。解決消費者對牛樟芝的需求之道,近年來已有三種主要生產方式,供應不同型式的牛樟芝產品於市面上。

以靈芝為例,一般人最常食用的是栽培的靈芝子實體或其萃取濃縮物,雖然市面上仍有以菌種利用液體發酵槽生產菌絲體者,唯此類非經常期的民眾食用,是否有後遺症,仍不得而知。因此,凡能以段木或木屑組合栽培成功者,仍以此方法為主要生產方式。無法以上述方法成功栽培出子實體者,才會利用液體發酵生產方式生產菌絲體,不過即使如此,其菌絲體成份與子實體成份仍有相當大的差異,仍需做長時間的安全性評估試驗為宜。

七、牛樟芝的栽培
目前台灣對於牛樟芝(牛樟芝)菌種開發利用方法有三種,即段木栽培、固體培養與液態發酵:
1.段木栽培:利用牛樟芝原有宿主已枯死之牛樟樹段木為培養基栽培牛樟芝,優點是能獲得與野生子實體一模一樣的成份,特別是特有三萜類苦味成份,四季生長速度較一致且穩定;缺點雖然是比野生牛樟芝在野外生長快,但培養時間仍長,平均一年子實體生長直徑約十至十五公分(野生牛樟芝平均一年生長直徑約為七公分左右)。但利用枯死牛樟樹段木栽培生產牛樟芝的重要意義在於能生產與野生牛樟芝一樣成份, 取代野生牛樟芝,避免野生牛樟芝過度被採擷而導至牛樟樹受破壞之危機。目前具有規模之成功栽培業者為亞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牛樟樹枯木進行牛樟芝復育栽培計劃最為成功。

2.固體培養:利用固體培養基栽培牛樟芝,優點是能獲得與野生子實體相近(但不一樣)的成份;缺點是培養時間較長,耗時且成本較高。而牛樟芝固體培養生產的重要意義在於是否能生產與野生牛樟芝相似成份的培養方法;固體栽培萃取物具有有效的生物活性物質。

3.液體深層發酵:利用500公升到噸級公升以上液體發酵槽,進行菌種液體發酵以收取菌絲體,優點是培養時間短(一般約十天以內要收槽),雖然普遍上可獲得較高的多醣體含量(含培養基的養分),但缺點是無法取得野生牛樟芝特有的三萜類(苦味)成份,且與野生牛樟芝子實體所共有的成份相去甚遠。主要是因為牛樟芝菌種再高張的液體培養基內生長,所有的代謝反應與野外牛樟芝在樹幹上生長(屬於等張環境下生長),其代謝產物與野生長出的牛樟芝子實體有相當大的差異性,是否有液體發酵過程產生對人體有危害的代謝物仍未有長期使用歷史的紀錄和報導,故在產品的食用上仍建議做長期的安全性評估來觀察。另外,牛樟芝液體發酵培養生產的目的應非只生產菌絲體而已,而應該是對身體機能有益的二次代謝物質,亦即具有功效性的機能性成份,故需要更多的科學研究數據佐證,始能與野生牛樟芝相提並論。

文章提供者:亞新樟芝